蓄勢待發迎來“男主年”,倪妮的紫霞有點不一樣

前天寫瞭關於《悟空傳》的影評,評論留言特別多,喜歡和不喜歡都有,李安說,電影是心情的投射。每個人看出每個人的理解,太正常瞭。今天蔥妹妹說要寫一期倪妮,看看她筆下的紫霞仙子。

文/小蔥切讓

《悟空傳》爭議點集中電影對原著的改編,倒是對於演員的表現,大部分觀眾給出瞭演技在線的認可。


而其中,最讓我驚喜的,是飾演阿紫的倪妮。

 


一說到倪妮,就想到她有著一種古典氣質的美,眉眼間顯露的是成熟和大氣,舉手投足間是嫵媚和風情。


而影片裡的阿紫帶著小男孩般的爽快和天真,讓人看到瞭和以往作品中女神形象不同的倪妮。


倪妮的角色是電影改編著墨最重的人物。


《悟空傳》裡她出場是這樣的:


紫霞仙子總是在這個時候悄悄揚起她的紗袖,為卯日星君的金冕披上紫色的輕紗,遮擋風塵……


是個溫柔體貼的仙女。


到瞭電影裡,紫霞成瞭可愛的阿紫,前一秒在屋頂上往著天盡初的彩霞,認真地托著腮說:


我看晚霞時不作任何事。


而後一秒就在蟠桃宴上一拳打翻巨靈神。



這樣的阿紫,意外地接地氣。


書中的紫霞不食人間煙火,帶著仙氣,一顰一笑流淌著溫柔。而電影裡,她變成瞭天真莽撞,靈氣十足的阿紫。


對於改編,身兼影片編劇的原著作者今何在是這樣解釋的:


“小說中的那個阿紫太‘文藝’,她在雲邊的獨白,在蟠桃園和悟空的對話,都很好…太文藝瞭,喜歡的會很喜歡,但不喜歡的要大罵瞭我是來看西遊的結果看瞭部愛情片……”

 

所以影片裡的阿紫抽掉瞭仙氣,拿掉瞭和普通人的距離感。她的七情六欲是外放的,是帶著煙火氣的。


隻有這樣,才能體現她是擁有“靈魂”的存在。


都說悟空精神是不服輸,是要打破天地註定。阿紫也是如此。


書裡的紫霞有著人性和欲望的明滅,而電影裡的阿紫更是放大瞭內心的反叛。


天機處換班之際,她敢於當著眾仙班質疑挑戰天機儀主宰萬物命運的權威;落入凡間失去法力,她靠著不認輸的天真信仰幫助花果山對抗妖雲……


她愛上孫悟空,是因為他們是一類人,身體裡都流淌著不認命的熱血,心中藏著萬丈的豪情,有著打破無情無欲的信念。



這樣的阿紫,像是倪妮的本色出演。

熟悉她的人,知道她平時大大咧咧,做事豪爽。


電影裡倪妮都在演女神,而彭於晏說她平時很瘋,演女神靠的是演技。


到瞭真人秀《奇妙的朋友》,倪妮的人設又從女神變成“倪大膽”,抓蛇抓鱷魚,親老虎親獅子。這是她真實的人格魅力。




這種魅力恰好符合兼具痞氣和英氣的阿紫,而非原著中溫柔如水的紫霞。


 這身裝扮,論英氣不輸《大話西遊》裡仗著紫青寶劍的紫霞。


《悟空傳》的所有女性角色中,屬阿紫最有層次感。


最開始她像鄰傢妹妹一樣樂觀天真,和孫悟空嬉皮笑臉;到瞭後面隨著悟空灰飛煙滅而心死,換上黑衣後面若冰霜。


這種大起大落的轉變更考驗演員功力。


如果說影片前半段阿紫的“少年不知愁滋味”是倪妮本色出演,那麼她重返天宮目睹悟空死去的後半段,就是倪妮的演技時刻。


片中讓人印象最深的一幕是阿紫勸孫悟空死。


“你要記住,花果山的天空其實是一片黑暗,在那兒看不見晚霞的!”


這句臺詞和書中原話幾乎別無二致,句尾一個嘆號,讓人感覺到她心裡的狠。


但倪妮處理影片這段時,臉上讓人感受到最多的是冷漠。


臺詞念出來的時候是沒有語氣的,表情中目光是沒有感情的。


書中寫到:


天將們搬著骸骨走過紫霞身邊。

紫霞看清瞭那隻剩枯骨的手上還死死抓著的東西。

那是一條紫色的披巾。


影片裡阿紫接過披巾,這一刻她成瞭孫悟空。


可下一幕跪在散灰面前的阿紫立馬淚眼婆娑。


倪妮曾說,眼淚要掉下來而你又不讓它掉下來的時候,最讓人心疼。


是的,這一刻眼裡擒著淚水的阿紫,最讓人心疼。


從決絕到痛苦,阿紫的感情是含蓄的,但卻不影響情緒張力的釋放。這一幕,倪妮的表現堪稱精彩。


其實倪妮從出道以來,演技一直在線。


2008年還是素人的倪妮被張藝謀慧眼識中,和克裡斯蒂安·貝爾搭檔《金陵十三釵》。“謀女郎”成瞭她進入演藝圈的第一個身份。

倪妮大學學的是播音專業,沒有表演基礎。她在海選的時候演瞭一段小品,演的是從遠方回傢探望病入膏肓的外婆。

現場沒有撕心裂肺地苦吼,倪妮就安安靜靜趴在外婆床邊,唱瞭一首童謠。這段表演被張藝謀長期的文學策劃夥伴周曉楓看見瞭,把她感動到無聲淚崩。

同樣是素人出身的“謀女郎”,倪妮最開始的電影經歷和周冬雨不一樣,後者一被選中就直接進到《山楂樹之戀》的劇組拍攝瞭,而倪妮在入選到正是進組之間,還經歷瞭一段漫長的培訓期。

小到抽煙、喝酒和走路,大到舞蹈和彈琴,倪妮都要從頭學起。

打磨瞭兩年半,原本自稱是路人臉的倪妮脫胎換骨。張曉楓第一次碰見穿上玉墨裝束的倪妮,第一反應是暈瞭:

“我像是被下瞭蒙汗藥。我的確不認識這個蠱惑眾生的尤物,茫然中不知如何應對。”

電影裡的玉墨身姿搖曳,無限風致,一個眼神、一個轉身都是風情萬種。

這個角色打開瞭倪妮的星途,但從另一種角度來看,也成為她演藝事業早期甩不掉的光環。

《金陵十三釵》之後,倪妮的作品幾乎都是小妞電影。

《28歲未成年》

從《等風來》到《匆匆那年》,從《結婚大作戰》到《28歲未成年》,這些同質化的影片中,倪妮嘗試瞭不同性格的角色,她在慢慢進步,但她不滿足。

同時她在時尚領域也發展順利,一出道就成瞭各傢國際大牌和時尚雜志的寵兒,寫真硬照越來越得心應手,街拍成瞭少女copy的模范。

有人惋惜倪妮在時尚方面的光芒蓋過瞭演員的身份,但她其實對表演也有著自己的追求和困擾。


倪妮曾說過,總是接演小妞電影,是因為手上劇本資源的限制。


她擔心被愛情片定型,她想被導演看到自己身上的更多可能性。


於是她選擇演俠女,為的是突破自己。


《悟空傳》阿紫讓她演出瞭俠義和豪情,帶來瞭與以往不同的形象。


而接下來,倪妮還會在今年祭出兩部風格化的類型作品。


一部是和張震、廖凡兩位影帝搭檔合作的犯罪懸疑片《雪暴》。另一部是徐克監制,袁和平執導的武俠電影《奇門遁甲》,倪妮在其中飾演俠女鐵蜻蜓,海報上的她眼神凌厲,透著一股狠勁。



兩部新片外,倪妮還首次涉足瞭電視劇,在《凰權·弈天下》裡收割瞭男神陳坤。


她在劇中的角色是前朝公主鳳知微,演繹與當朝逆境皇子寧弈之間步步為營,“弈一局權謀天下,博一場愛恨起伏”的權謀大戲。



“我隻需要你在熒幕裡看到我的變化就可以瞭,我不需要在現實生活裡告訴你我做瞭什麼努力。”


這是倪妮作為演員的訴求和修養,而在2017年,她正憑借新的作品往大女人的戲路上大步前進。


靠《十三釵》成名的倪妮是幸運的,但她說過:


“可我很清楚,自己之後的路不會一帆風順。”


從風情萬種到青春無敵,這次她又迎來華麗轉身,而這次轉變,倪妮等瞭六年。


這段經歷,就像《悟空傳》中阿紫的前後扭轉一樣。


當她褪去愛情片中的青春模樣,披上《奇門遁甲》、《凰權》中展現的果敢和堅毅的面龐時,我們看到的是她不斷拓寬的演技格局。


《悟空傳》是倪妮這一路力求轉型的一個節點,而她交出瞭讓人滿意的答案。

— END —


大傢還喜歡看:

我們最牛逼的IP,從今往後一萬年都叫孫悟空

電影中那些讓你頭皮發麻的那些腹黑蘿莉們

飆起戲,他開心得像個200斤的胖子 




長按二維碼 關註電影通緝令

生 活 不 如 電 影

不 如 從 電 影 來 過

來源:網絡,本文僅供交流學習 , 版權歸屬原作者,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,若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,我們將立即刪除。聯系郵箱:kawadika@aliyun.com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